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公司新闻
行业资讯
参展信息
    参展信息
[2009-6-25]  安瓿消毒及相关问题研究现状

 

安瓿消毒及相关问题研究现状

 

   

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倪娟萍

 

    论述了护理工作中安瓿使用中的消毒次数、擦拭材料;安瓿消毒与药液微粒污染及细菌污染;安瓿内药液抽吸方式;砂轮消毒问题,易折和非易折型安瓿掰开方式等相关问题的现状、研究进展和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  安瓿  消毒  微粒污染  割据长度

作者单位:510120 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护理部 倪娟萍:1977年生,本科,护师

使用安瓿类药物是常见的临床护理工作之一。目前普遍认可的安瓿消毒方式较为繁琐,在临床工作中往往难以做到。为了科学地改进和简化此护理操作方式,节约时间、人力、物力,很多人在这方面作了相关研究。

1     安瓿消毒及相关问题临床运用现状

1.1 安瓿消毒次数

在抽吸药液前,常规要求是用酒精棉签消毒安瓿颈部及小砂轮后,在安瓿颈部割据后,再重新消毒,拭去细屑,折断安瓿[1](以下简称“两次消毒法”).这也是目前普遍接受的观点。

1.2 安瓿割据长度

安瓿开启前的割据长度,在很多书中未有明确的规定,在临床工作中通常是割据一周或因人而异。

1.3 安瓿擦拭材料

安瓿割据后通常要用棉签等擦拭,目的在于减少微粒污染和微生物污染.目前大多教科书是说用蘸75%酒精的棉枝或棉球[2]消毒颈部,拭去玻璃细屑.在临床工作中也有用纱布蘸75%酒精擦拭安瓿颈部的。

1.4 安瓿药物抽吸方式

目前几乎所有的《护理学基础》所要求的安瓿内药物抽吸,需用双手操作,且安瓿内药物要倒吸[3]

1.5 砂轮消毒

    目前大多数医院的做法是将砂轮浸泡在75%酒精中,或在割据安瓿前用75%酒精消毒砂轮,也有医院砂轮是不消毒的。

1.6 酒精棉签擦拭安瓿数量

护理学的教科书中对1根酒精棉签擦拭安瓿的数量无明确的规定。为了保险起见,很多医院自行规定,1根酒精棉签只能擦拭1支安瓿[4]。也有医院规定1根棉签最多消毒3支安瓿[26]

1.7 易折型安瓿的使用

    易折型安瓿,顾名思义是容易折断的安瓿,其颈段具有割痕,在使用中一般不需砂轮割据,因而产生的微粒污染也较小[5].在护理学的教科书中未具体讲到易折型安瓿的消毒和掰开方式,大多医院要求是用酒精棉签消毒后徒手掰开。

2   安瓿消毒及相关问题研究现状

2.1 消毒次数:“两次消毒法”由于较为繁琐,在护理工作实践中往往很难做到。实验研究表明“两次消毒法”和在安瓿割据后用75%酒精的棉枝[618]0.5%的强力碘[7]消毒一次(以下简称“一次消毒法”),从微生物污染和微粒污染的角度其消毒效果均无显著性差异.而且后者操作简单,节约时间.“一次消毒法”开启1支安瓿只需4.5s而“两次消毒法”需7s;且后者消耗物品少,使用经济.故认为安瓿割据后用75%酒精的棉枝擦拭一次,徒手掰开的方法适用于临床工作。

2.2 割据长度:安瓿内的药液在制造和使用阶段都有可能造成微粒污染。有人通过对9组不同的复方输液检查发现,几乎全部液体内不同程度地检出玻璃屑[8]。就玻璃微粒而言,在很大程度上是使用阶段混入的[9]有人通过实验研究表明,安瓿掰开前割据痕迹越长,玻璃碎屑越多,故认为割据痕迹应小于安瓿颈的1/4[6]

2.3 擦拭材料:有人比较了一次性棉签、纱布和医用纸,在同样的割据方式下,用这三种材料蘸75%酒精擦拭安瓿.表明,就微粒污染的角度,医用纸优于棉签擦拭,一次性棉签略优于纱布擦拭[10].因为医用纸本身脱落的微粒数量较少,且吸附微粒的性能较强微粒粘贴在医用纸上后不易脱落.有的研究者比较了0.5%的碘伏的小毛巾(由28x28cm的小方巾分成16份制成)和75%酒精的棉签,两种材料间引入药液微粒量无显著差异[11],故0.5%的碘伏的小毛巾亦可作为消毒擦拭材料。

2.4 抽吸方式:注射配药中持安瓿和注射器的方法直接影响配药速度和配药安全,护理人员能否按《基础护理学》(下称《基护》)提供的操作方法[1213]进行配药是临床护理管理者应重视的问题。有人通过对不同医院的护理人员的现场和问卷调查,发现90%的护理人员不能按照《基护》提供的持安瓿和注射器的方法抽吸药液。分析认为其原因是《基护》所要求的方法难度大,稳定性差,在工作量大的情况下无法做到,只能“违规”操作.而且认为目前护理人员普遍使用的双手自然合拢式抓物动作持安瓿注射器未必一定会造成安瓿内药液的污染,90%的护理人员抽吸药液的实际已证明了这一点[14].也有研究者通过实验研究认为目前护理教科书中规定的安瓿药物是倒抽吸法,此方法所造成的微粒污染明显高于安瓿中部、底部抽吸法(瓿内药液不倾斜)[3].从抓握安瓿注射器的角度,因为教科书的规定操作难度大,有人与临床实际结合将其改为“单手法”[1516],即操作者抽吸时左手持安瓿倾斜60度,右拇指、食指固定在注射器的空筒边,中指或无名指环置于活塞轴处向外拉动活塞抽吸药液,以指腹不触及活塞为原则.此法操作简便,易于掌握,针头触及安瓿口的发生率低,从考核资料显示,1分钟内完成操作的平均时间,单手法较双手法快2.2秒。认为此方法特别适用于5ml以下的注射器抽吸药液。

2.5 砂轮消毒:目前临床多使用凹颈安瓿,有些安瓿因玻璃厚度或生产工艺的差异,必须用砂轮割据后才能掰开。教科书中对砂轮的消毒问题无明确的说明,在实际工作中,不同的医院有不同的做法.有人通过实验研究认为用浸泡在75%酒精的砂轮割据安瓿后,引入药液中的微粒数量比用一次性棉签蘸75%酒精消毒砂轮后割据安瓿,引入的微粒数明显减少。不消毒砂轮,割据后用一次性棉签蘸75%酒精消毒颈部,此法引入的微粒数与用浸泡在75%酒精的砂轮割据安瓿引入的微粒数无显著性差异;而在安瓿开启前严格消毒其颈部的情况下,砂轮消毒与否也不是引入药液内微生物的主要原因[175]

2.6 擦拭数量:在安瓿割据后,1根棉签消毒一支安瓿,这是目前较普遍要求的做法,但在护士工作量大、备药多的情况下,费时费力,且消耗物品多.有研究表明,在同样的操作环境下,175%酒精棉签消毒1支和消毒10支安瓿之间的微粒和微生物污染量无显著差异.故在瓶体未受污染的情况下,1支棉签可以消毒10支安瓿[5]。还有人做了类似的研究认为用15%碘伏小毛巾亦可消毒10支安瓿[11]

2.7 易折型安瓿:虽然很多医院要求易折型安瓿需要消毒后再掰开,但一些调查研究表明实际临床工作中往往难以做到.有人做了相关研究表明,易折型安瓿可以直接掰开使用,不需此前的那道消毒[18],并不会造成污染。有调查研究表明,易折型安瓿的非易折率高达78.48%,而易折型安瓿不易折断的情况下,其微粒污染的程度加重[19]

3   安瓿消毒及相关问题的思考和展望

从调查研究结果看,临床工作的护理人员绝大部分很难按照教科书所描述和要求的方式使用安瓿[14]。而且目前这些规范了的使用方式有些是以往人们的经验,并没有直接的科研成果指导。按临床实际情况简化以及科学化安瓿的使用方式是广大护理人员渴望的,也是临床护理所需要的。

3.1 研究结果的推行和应用

作者以为,上述安瓿消毒及相关问题的研究结果,比如只在割据后消毒一次,如果应用于临床,可以简化操作程序,从而节约人力和物资;安瓿底部和中部抽吸法优于传统的倒吸法,而且传统的倒吸法在临床普遍难以做到,如果不正式的简化和规范操作,反而更容易引起污染;一支棉签可消毒10支安瓿等如果能应用到临床的实际工作中,可以节约很多时间、人力和物资。而现在基础护理学的相关书籍中很少用到这些研究成果。形成了科研与实践的脱节以及科研的浪费。如果要推广这些成果,需要做的:第一,用循证护理的方法或科学研究的方法验证这些科研成果的真实性和可靠性;第二如果这些研究结果真是确切、可靠的,则应该将以上几个方面的安瓿使用的相关问题形成规定,写进教科书,全面推广。这样才能真正的体现科学指导实践,并从真正意义上实现节约人力、物力。

3.2 改变安瓿使用方式的思考

    安瓿使用中损伤护士手的问题是非常常见的。资料显示:全世界每年约有300万医护人员因掰安瓿意外损伤[20].即使在易折型安瓿广泛使用的今天,这种割手的事情还时有发生,资料显示多次损伤(5-10次)者仍有57.31%[19].故而有人研制了安瓿离断器(已获得专利)[21],可以避免操作者手被割伤.用棉签蘸消毒液消毒安瓿,较为繁琐,易出现人为的消毒空白,而且也容易出现因消毒液过多而污染药液的情况,有人研制了安瓿消毒盒,它可以快速、简便、安全地消毒安瓿,避免了以上的不安全因素[22]。不过以上两种小仪器在临床的使用并不不多见。也有人根据临床的经验提出用一次性注射器巧折安瓿,即将安瓿头放入注射器的套管内轻轻掰开[23].还有人提出用一次性注射器的外包装套包裹安瓿来折断,在一定程度上可保护手不被割伤[24]。①如果能研制一种简便、可靠的消毒和折断安瓿的仪器,并得以推广,那将是安瓿使用上的一次革命。另外,虽然易折型安瓿也存在不易折断的情况,但实践证明易折型安瓿仍然比非易折型安瓿使用方便,快速,②所以改进安瓿的生产工艺,尽可能的生产易折型安瓿,并且使易折型安瓿真正“易折”,那将很大的方便临床工作。.还有研究表明塑料安瓿在开启时所产生微粒污染远远低于玻璃安瓿,但塑料安瓿并不适用于所有的药物[25],③那么改进安瓿的生产材料,使安瓿易折又能减少微粒污染,这都是可以研究和改进的方向.

致谢:本文章得到了广州医学院护理部刘桂卿主任、罗艳华副主任护师的指导,特此致谢。

 

        

1   余爱珍.基础护理学.第二版,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89-90

2     甘兰君.护理学基础.第一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5.168

3     解颖 曹毓华等.从实验结果谈改革传统的安瓿药物的抽吸方法.实用护理杂志,1996.139290-293

4     李玉梅,李家育等.酒精棉签擦拭安瓿的数量与药液微粒及微生物污染量的相关性研究.护理学杂志,1998.13-5306-307

5     Bernuzzi M,Raggi P,ect.Evaluation of factors influencing ampoule secondary particulate contamination. Boll Chim Farm,1991 Sep;130(8):323-8

6   李玉梅,李家育等.安瓿割据长度和擦拭材料对药物微粒污染量的影响.中华护理杂志,1998331):1-2

7   张美娟.安瓿两种消毒法效果的比较研究.中华护理杂志,1997.180

8   李明.临床输液微粒的来源及防范.实用护理杂志,1990.67):27.9.侯庆源,等.输液微粒与临床护理.1993.94):45.

9   侯庆源,等.输液微粒与临床护理.实用护理杂志,199394):45

10  李家育,等擦拭材料对引入安瓿药液微粒量的影响.实用护理杂志,1998.146):296-297

11  陈易一,等.0.5%的碘伏的小毛巾擦拭安瓿效果、数量及引入药液微粒量的研究.解放军护理杂志.2003201):12-13  

12  陈维英.基础护理学(第三版).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161-162 

13  王克惠.护理技术.郑州: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150-151 

14  孙花,等.注射配药操作中持安瓿注射器方法的调查与分析.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04.207):62 

15  王成英,等.单手法抽吸安瓿药液的研究.实用护理杂志,1999159):42-43 

16  高晓阳,等.单手法抽吸安瓿药液教学初探.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00216):692-693 

17  李家育,等.砂轮的消毒与安瓿药液微粒污染的研究.中华护理杂志,1999343):142-143 

18  王玉香,等.安瓿消毒与输液引起污染的实验研究.现代护理,2001710):1-2

19  朱海雁,等.易折型安瓿不易折断的原因分析.护理研究,2002164):197-198

20  曾俊,等护生在手术室实习中受伤情况分析及对策.中华护理杂志,2001366):458

21  王家香.简易安瓿离断器的研制及临床应用.实用护理杂志,1998;(增):66

22  官德容.安瓿消毒盒的研制及临床应用.

23  杨田,等.巧用一次性注射器掰安瓿.中华护理杂志,1999342):112

24  黄素娟.折断安瓿的新方法.护理研究,2003178):963

25  Oppenheim RC, Gillies IR. Particulate contaimination in plastic ampoules.J Pharm Pharmacol.1986 May;38(5):344-7

26  潘汉韶等.一套消毒用棉枝有效消毒药瓶塞数量的研究.广州医学院学报,1993212):

阅读:7551

版权所有:双峰格雷斯海姆医药玻璃(丹阳)有限公司       双峰格雷斯海姆医药包装(镇江)有限公司